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女性生活 >

奔驰曾在长春造?那些被遗忘的CKD车型
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10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提到奔驰、奥迪、雪铁龙等汽车品牌的国产化历程,相信大家最先想到的会是北京奔驰、一汽-大众奥迪、东风雪铁龙这些耳熟能详的合资汽车品牌。不过,您可能不知道,国内还有长春造的奔驰、上海产的奥迪、惠州组装的雪铁龙...本文,咱们就来聊聊那些被遗忘的CKD车型。

  成立于2005年的北京奔驰是奔驰品牌在中国乘用车领域的第一家合资公司,其引入国产的首款车型为代号W211的E级。不过,最早的国产E级并非出自北京奔驰,而是由长春一汽在上世纪80年代末组装生产的W123,数量不多,仅828辆。

  一汽当初将奔驰E级引入国内组装主要与红旗轿车的停产有关,1981年6月,红旗因质量差、油耗高等原因,被国务院下令停产。为此,一汽提出了希望用奔驰E级(W123)轿车的技术来改造红旗的方案。

  1985年1月2日,一汽与奔驰签订了CKD(全散件形式)组装合同,随后一汽按照德方提供的设计图和设备安装了一条总装线日,第一辆我国CKD组装的奔驰轿车在一汽工厂下线,值得一提的是,当时车辆铭牌上写的是梅赛“代”斯-奔驰,而不是如今的梅赛“德”斯-奔驰。

  在试组装过程中,一汽内部出现了反对的声音,有人提出不同意用别人淘汰的车型技术(海外市场的奔驰W123轿车于1985年停产)来改造我们的红旗轿车。另一方面,当时市场上的主流车型都是前轮驱动,所以一汽希望新的红旗轿车也采用前轮驱动,而奔驰E级不是前驱车。

  最终,一汽主动放弃了与奔驰的合作项目。在项目终止前,一汽总共试组装了828辆奔驰轿车,车型包括:200、230E及230E加长型,这批车由北京首都汽车公司负责销售。当初,只有局级以上的干部才有资格用国产奔驰替代之前的红旗,同时,外宾接待时也会用到该车,此外,还有少量长春组装的奔驰车被私人通过特殊渠道买走。

  在结束与奔驰的合作后,一汽火速与另一家德国豪华汽车品牌奥迪牵手,双方签署了“关于在一汽生产奥迪的技术转让许可证合同”。1989年8月,第一辆CKD组装的奥迪100轿车在长春装配下线辆。鲜为人知的是,一汽生产奥迪100之前,上海大众(现更名为上汽大众)也曾于1986-1988年间组装过奥迪100,数量为600辆。

  1985年7月,上海举办了第一届国际车展,刚刚合资不久的上海大众(1985年3月成立)亮相首届上海车展,除了展示国产桑塔纳以外,上海大众还带来了即将投产的奥迪100。关于那次车展,上海大众第一任德方负责人马丁·波斯特在其回忆录《上海1000天:德国大众结缘中国传奇》中写道,“在川流不息的人流拥挤下,我们几乎要窒息了... 我们只有用身体才能防止我们的展台被挤翻,防止我们被那些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弄到一本宣传册的参观者压死。”这毫不奇怪,因为当时在我国私人轿车还是一个禁区,而车展成了人们能够仔细观察新型轿车的难得机会之一。

  上海大众引入国内组装的奥迪100是该车的第三代车型,车尾可以看到“上海”字样的尾标。该车当年主要作为党政机关的公务用车,并曾成为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的座驾。那么既然上海大众已经CKD组装出了奥迪100,为何奥迪最终的合作伙伴会变成一汽?

  据称,当年大众集团前董事长哈恩博士与原一汽集团董事长耿昭杰会面前,中央有关领导、上海市政府以及上汽的相关负责人曾提出要求,希望不要与一汽达成合作。对此,哈恩博士给出了这样的答案:“作为一个企业,我们在一个巨大市场上应该自由选择合作伙伴...上海组装过奥迪100样车,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们跟上海从来没谈过奥迪...另外,我们也向这位中央领导表示过歉意...”

  虽然30年前上汽没能与奥迪合作,但就在今年6月,奥迪斥资1.15亿元认购了上汽大众1%的股份,这意味着上汽大众已具有生产和销售奥迪品牌产品的资质。据悉,上汽奥迪相关的产品管理、规划、制造以及研发等都已经在按照计划推进中,上汽奥迪将采取全新发展模式,更多关注中国高端智能出行和数字化体验的需求与趋势。

  1992年5月,东风与雪铁龙在武汉合资成立了神龙汽车有限公司。同年9月,第一辆组装的富康(原型为雪铁龙ZX)轿车在襄樊东风试装厂下线。另一方面,东风与雪铁龙还在惠州建立了名为风神-雪铁龙的高级别车型合作项目,并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CKD方式组装生产雪铁龙XM和雪铁龙Xantia。

  XM是雪铁龙在1989年发布的中型豪华轿车,即:雪铁龙C6的前身。1990年,雪铁龙XM赢得了欧洲年度车型称号,该车当时获得的评分差不多是第二名奔驰SL级(代号R129)的两倍。雪铁龙XM由吉奥瓦尼·博通亲自操刀,采用了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悬浮车顶设计,其还是世界上首款配备了主动液压悬架系统的汽车。

  风神-雪铁龙的另一款CKD车型为Xantia(桑蒂雅),该车定位中型车,即:雪铁龙C5的前身。Xantia于1992年问世,采用雪铁龙第二代主动液压悬架系统,提高了ECU控制单元的计算速度。当年,风神-雪铁龙XM的售价曾高达60万元,国产桑蒂雅也卖到了近40万元。2000年前后,XM和Xantia在法国相继停产,风神-雪铁龙的CKD之路也告一段落。

  广州京安云豹汽车成立于1992年,其拥有一定的汽车制造能力和渠道资源,曾以CKD方式组装生产过日产公爵(Y30)、贵士(V40)、途乐(Y60)、蓝鸟(U13)等车型。不过当时的京安云豹没有国家正式的汽车生产、制造许可,只能算是利用国家政策的漏洞和特殊背景打“擦边球”。

  日产公爵(Y30)拥有三种车身结构:轿车、Hardtop和旅行车,京安云豹引入的是旅行车,车型编号YB6470。该车空间宽敞、灵活易用,后备厢中设有可完全放倒的座椅。京安云豹还生产过一款型号为YB6480的7座商务车,该车原型为日产贵士(V40),也叫福特水星Villager。上述两款车的动力系统均搭载的是3.0L V6发动机。

  由京安云豹组装的日产途乐(Y60)型号为YB2030,蓝鸟(U13)型号为YB7200。1999年7月,京安云豹因涉嫌走私被立案调查,但其工厂并没有停产,而是作为风神汽车(东风日产的中方前身)的代工厂,继续组装生产日产汽车。直到2002年风神汽车收购京安云豹,后者变成了风神的生产基地。东风日产成立后展开新工厂建设,京安云豹的老厂房如今改为花都工厂的成品库。

  接下来要说的是成立于1992年的海南马自达,这家合资车企在最初的五年里曾以CKD方式组装过多款马自达车型,包括MPV、面包车、929、626等。不过,由于海南马自达并未取得国家颁发的轿车生产许可证,其生产的汽车只能在海南省内销售,仅有少量海南产的马自达车型流入到广阔的内地市场。

  海南马自达组装的MPV型号为HMC6450,该车以第一代马自达MPV为原型,动力系统搭载了3.0L V6发动机,最大功率157马力,最大扭矩230牛·米,匹配怀挡操作的4速自动变速箱,最高时速177km/h,百公里油耗12.1L。HMC6450在1995年进行了改款,新款设计更加注重行人保护,同时安全配置也有所增加。

  以第三代马自达Bongo为原型的HMC6440面包车也曾在海南马自达组装生产,该车动力系统搭载的是代号FE的2.0L发动机,最大功率86马力,最大扭矩152牛·米。此外,海南马自达还组装过极少量的第五代马自达929旗舰轿车和同时期的中型车626,但这些车上都没有海南马自达的任何标识,因此曾被充当进口车进行销售。

  受产量始终无法提高导致成本居高不下的影响,海南马自达在1997年走到了破产边缘。为了自救,海南汽车以资产整体划拨方式进入一汽,由此取得了轿车生产资格。在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后,随着一汽马自达、长安福特马自达的成立,陷入被动的海南汽车不得不从合资转向打造自主品牌的发展道路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天津汽车通过技贸合作的形式,从日本大发先后引进了微型面包车“华利”和微型轿车“夏利”,这两款车型最初都采用CKD方式在国内组装生产。1984年9月,以第六代大发Hijet 850为原型的天津大发TJ110正式下线个人参加了第一台车的装配,时任天津市长将其命名为华利。

  天津大发TJ110(华利)的动力系统搭载了排量为843mL的三缸发动机,最大功率41马力,最大扭矩59牛·米,装备4速手动变速箱,整车质量为760kg。要发家、买大发、发发发!当年的天津大发就和这条广告语一样,红遍了大江南北,其中有90%是供给全国各地的出租行业使用。因其采用黄色涂装,人们更喜欢称它为“黄虫”。

  1986年9月,天津汽车以CKD方式组装生产的第一台TJ730顺利下线。时任天津市长将这款车命名为夏利,结合此前引入国内的华利微面,两台车的名字在一起便有了“华夏得利”的寓意。夏利TJ730以第二代大发Charade为原型,动力方面搭载了1.0L三缸发动机,最大输出功率53马力,最大扭矩77牛·米。

  黄大发曾占据出租行业的半壁江山,而夏利的到来彻底打破了这一格局。1994年起,出租行业开始淘汰价格便宜但安全问题突出的“面的”。一时间,无论南方北方,以红色为主基调的夏利都横扫当地的出租市场,成为了城市的新名片。经历了90年代的辉煌,面对自主品牌崛起、合资品牌壮大的新世纪,夏利逐渐褪去了光环。2004年起,夏利在出租市场的保有量急剧下降,并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  华晨金杯的前身沈阳金杯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于1991年7月成立,同年11月,第一台CKD组装的金杯海狮驶下生产线辆。该车以第四代丰田海狮为原型,金杯在车型引进过程中得到了丰田全程的技术指导与支持。

  丰田海狮在日本主要用于接送宾客、商务谈判等商务用途,但在国内,除了少数的商务用车外,国人更喜欢用海狮来拉货,因此金杯海狮受到了小企业主、个体经营者的青睐,销量连续多年处于轻客市场的领先地位。

  1996年,第二代金杯海狮问世,当年产销突破1万辆大关。金杯还成立了国产化项目工作组,大力推进国产化,以此来降低成本、提升产量。经过不懈努力,金杯海狮的国产化率达到了80%以上。2003年,华晨与金杯合资成立了沈阳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,发展至今,华晨金杯的产品系列已覆盖轻客、MPV、SUV三大领域。

  最后要说的是上世纪90年代辉煌一时的广东湛江三星汽车,前广东省委书记林若为其题名“粤西骏马”。前身为湛江农械厂的三星汽车,曾在80年代末将第三代大发Delta轻型卡车引入国内生产。到1992年,三星汽车形成了年产3万辆的综合生产能力。此后,三星汽车还CKD组装了道奇捷龙7座MPV、三菱太空车、得利卡、帕杰罗V31、日产碧莲、巴宁、奔驰MB100等车型。

  由于采用进口零部件组装方式进行生产,当年三星汽车的质量在国内算得上一流水平,甚至能媲美进口车型,销售情况也非常火爆。90年代中期,全国各地遍布了大量由三星制造的汽车。据统计,至1998年,三星汽车员工数量8000余人,总资产达到53亿元,10年间累计为国家纳税16.8亿元,鼎盛时期还有不少党和国家领导人前来视察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,由于极速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并被牵扯进“9898”湛江特大走私受贿案等诸多原因,三星汽车陷入全面停产,此后再无音信,仿佛一夜之间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。2016年起,三星汽车遗留的厂房由于旧城改造的关系开始逐步拆除。

  结语:我国汽车工业起步晚、基础差,直到改革开放之后,才使利用海外先进技术发展自身生产能力成为可能。在此过程中,无论技贸合作还是合资经营,由CKD起步几乎都是必经的过程。上世纪80、90年代,从最初100%进口零部件,由外国专家手把手教我们组装生产,到减少零部件进口比例,国内汽车厂商逐渐形成了自主生产汽车的能力,CKD模型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。

Power by DedeCms